汪毅夫:日本降伏,臺灣光復

2019年08月13日 16:16:00來源:中國臺灣網

 

圖一:日本天皇宣讀《終戰詔書》。(作者供圖)   

【兩岸快評第146期】

  1945年8月15日中午,“日本放送協會”(NHK)播音員和田信賢向聽眾發出準點播報“玉音放送”(即天皇廣播講話)報告后,放送了日本昭和天皇裕仁先于8月14日宣讀錄制的《大東亞戰爭終結/詔書》(簡稱《終戰詔書》)。臺灣放送協會下屬的臺北、臺南、臺中、嘉義、花蓮5個放送局同時轉播。

  《終戰詔書》是由日本首相鈴木貫太郎主持,內閣書記官長迫水久常、漢學家川田瑞穗、大東亞省顧問安岡正篤等共同執筆起草的。為開脫日本天皇的戰爭罪責和天皇制的危機,也出于拒不深刻反省悔罪的態度,《終戰詔書》預設伏筆、套路滿滿。

  當然,《終戰詔書》畢竟宣布“接受聯合公告(按,指美、英、中、蘇四國聯合的《波茨坦公告》)”、承認“排斥他國之主權、侵犯他國之領土”的戰爭罪行。同日,日本天皇在“御前會議”宣讀了《終戰詔書》(圖一、圖二);日本《朝日新聞(圖三)》、臺灣《臺灣新報》(圖四)報道了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消息并刊登其《終戰詔書》。

  投降的日語對應詞是降伏,“日本降伏”的消息在臺灣傳開后,萬民狂歡。1945年10月18日《臺灣新報》載文《高山兄弟歡天喜地》記:臺灣內山的少數民族住民“聽到日本降伏之喜訊,也同我兄弟一樣,手舞足跳。他們極喜歡,切實要做中華民族”。在日語里,降伏同光復是同音的。“日本降伏,臺灣光復”一時成為流行語。1945年10月25日,臺中地區舉行慶祝臺灣光復大會,大會主席說:“今朝舉行在臺日軍之降伏式,典禮隆重,意義淵深。臺灣光復,于是名實雙備”。

  附帶言之,當年從廣播里聽到天皇聲音的人都說聽到的是“沙啞的玉音”,沙啞應是播音效果的問題。2015年8月15日我們聽到日本重新播放的《終戰詔書》,日本天皇雖非深刻反省悔罪,還是認罪降伏,聲音并不沙啞。(作者汪毅夫系廈門大學臺灣研究院講座教授、全國臺灣研究會副會長)

 

圖二:日本天皇在御前會議宣讀《終戰詔書》。(作者供圖)

 

圖三:日本《朝日新聞》剪影。(作者供圖)

 

  圖四:《臺灣新報》剪影。(作者供圖)

[責任編輯:張亞靜]

相關內容

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

關于我們|本網動態|轉載申請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86-10-53610172

大发三分彩官网-大发三分彩平台